番茄小說內測AI輔助寫作功能,靠譜嗎?

0 評論 897 瀏覽 2 收藏 12 分鐘

AI技術正在快速發展,并蔓延至各行各業中,比如網文行業,有消息稱,番茄小說已經開啟了AI寫作工具相關功能的內測。那么在這一信息背后,我們可以看到AIGC對網文業務有著怎樣的影響?一起來看看本文的解讀。

據網文作者消息,番茄小說的番茄作家助手已開啟AI寫作工具相關功能內測。另有社交平臺用戶爆料,早在去年11月份番茄小說就已經向高等級作者開放AI相關功能。

該作者透露目前相關功能已經可以正常使用,不過番茄小說通過作者后臺消息規定,要求作者不能夠向外界傳播功能界面以及工具生成的內容。

今年1月19日前后番茄作家助手曾通過后臺向作者發布問卷調研,問卷內容圍繞詢問作者是否使用過、以及是否愿意使用AI來撰寫小說。

據《新立場》接觸到的番茄小說作者回應:“我確實用過Bing和ChatGPT來輔助我寫小說,主要是通過交流的方式來驗證一下我的某些靈感或觀點,而且也非常愿意嘗試更多的AI輔助方式,所以問卷調查我都選擇了是,1月23日拿到了內測資格,立馬試了一下?!?/p>

如下《新立場》根據該作者的口頭描述整理出的功能清單:

利用AI來創作內容屬于AIGC范疇,但番茄小說并不是目前唯一一個開設AIGC工具的網文平臺?!捌哓垺逼脚_曾在2023年為作者提供了“AI助理”等相關輔助寫作功能,并且是基于跟百度的“文心一言”合作。

另外,閱文集團的大模型“閱文妙筆”和基于此大模型的“作家助手妙筆版”也已于去年9月前開放了內測,作者可以使用工具來進行相關角色或場景的刻畫。不過該工具并未向閱文的全部作者開放。

不過由于各個網文平臺本身的讀者心智或業務偏向不同,其基于大模型的AIGC相關應用給該平臺業務帶來的影響自然也不同。

一、作者:生成的情節符合番茄小說讀者喜好

“短期內有一點幫助,如果功能進一步迭代的話也許會更好”,作者小劉在接受《新立場》采訪時透露道,“最大的感覺就是,它生成的內容,很容易跟原文內在的一些東西不連貫,最主要就是主角的情緒或人格不連貫。就是明明前一刻在我的原創內容里主角還是一個復雜矛盾集合體,到了AI生成的內容里,主角就突然降智變成了NPC性格,所以作者和讀者都在說一個小說哪里是用AI生成的其實都能看得出來。而且在擴寫和改寫的時候,他只會根據你選擇的內容來生成,不會考慮上下文”。

關于側邊欄的功能,小劉表示:“AI起名有點雞肋,畢竟人名是基本設定的一部分,我覺得還是我自己想比較快也比較具有我的個人特色,也許倒是可以用來生成路人甲乙丙丁的名字”。

“目前看來靈感生成這個功能是最有用的,因為我可以把我自己的小說主要設定喂進去,它生成的一些情節也很符合番茄小說讀者的喜好,這是優于Bing或ChatGPT的地方……但是只適合用來生成不那么重要的支線情節”,另一個主寫玄幻類型小說的小蒙對《新立場》說道。

不過AIGC寫作也并不是能夠拿來就用,在小蒙看來AIGC“有一定的學習成本,需要學習如何更好地輸入指令”。

二、AIGC如何影響網文業務:更新速度,全勤門檻以及產業鏈模式

據《新立場》觀察以及結合對作者的采訪,番茄小說“過稿簽約較容易”,但是“前期難以獲得露出,需要寫到八萬字以后才會進入推薦?!狈研≌f作家后臺顯示,“推薦”的意思就是:先圈定部分用戶展現作品,根據讀者閱讀行為,持續圈定同類型用戶,繼而不斷擴大書籍推薦量;算法會根據讀者閱讀情況不斷調整推薦。

這意味著在番茄小說平臺,讀者對內容走向的話語權非常高。那么如果以后AIGC功能與創作者磨合成功,網文創作能夠更快地滿足讀者需求,讀者的口味變化也會更快,從而形成更快速的內容迭代機制。

上述搭載了“文心一言”大模型的“七貓”平臺,則素有“保底大戶”之稱,“保底”在網文界的意思是,作者可以通過遵守平臺發布的相關全勤激勵,每日更新一定字數的內容后,拿到固定的保底收入,這部分收入不跟作品閱讀量掛鉤。

所以針對保底收入較高的網文平臺,AIGC工具可以幫助網文作者更好地拿到“保底工資”,只不過根據社交媒體上部分作者反饋“現在部分小說網站的保底工資越來越不好拿”?!缎铝觥吠茰y,AIGC導致網文的內容產出變得更加容易,則相關平臺保底激勵或許也會提高相應門檻。

AIGC同樣也會影響整個文創IP產業鏈的模式。去年7月閱文在創作大會上公開網絡文學行業首個大模型“閱文妙筆”和“作家助手妙筆版”時就表示,該大模型會為作家打造包括作家服務、數據運營、技術工具等在內的網文創作“新基建”。并且會構建新的IP上下游一體化生態體系,其中的核心正是通過AIGC打通“內容+平臺”,為IP孵化和生態增效提質。

所以如果說番茄小說的強勢在于利用AIGC工具更快地打通讀者日新月異的閱讀需求與網文創作,那么閱文強勢則在于利用AIGC更好地進行從小說到影視作品及衍生品的IP完整孵化。

三、妨礙網文創作能力不是核心影響

網文對創作能力的要求與其他領域的文學創作大不相同,這也就導致了不同的文字創作領域對AIGC的態度也完全不一樣。

國內首先一批嚴令拒絕AIGC創作的小說領域是科幻小說,素有科幻小說黃埔軍校之稱的《科幻世界》雜志在2023年4月刊中有公告稱:“本刊不接受人工智能生成內容(AIGC)投稿,一旦發現未經注明的AIGC投稿,該作者作品將永不錄用。本刊堅信人類的想象力成果具有不可取代的獨特價值,絕非AIGC可以相提并論。本刊同時倡議,廣大科幻創作者要通過充滿科學性、前瞻性的思考和創作,不斷延展人類想象力的邊疆?!?/p>

《科幻世界》作為最先發布《流浪地球》和《三體》等大熱科幻IP原小說的雜志,其在業內的話語權舉足輕重,所以其態度很大程度上也會引領科幻文學對AIGC的風向。

實際上不僅國內,從去年2月開始美國科幻雜志《克拉克世界》以及《阿西莫夫科幻小說》就因AIGC泛濫,甚至一度宣布停止接收投稿。

這種現象倒挺有趣,作為最了解AI的文學創作領域,科幻文學對AIGC的態度反而是最排斥的。不過這與科幻文學領域保守與否關系不大,網文屬于日??煜?,需要作者的創作“又快又多又符合讀者口味”,科幻小說與科技哲學關系匪淺,需要作者創作出邏輯嚴謹的設定以及具有前瞻性和想象力的情節。

所以可以預料的是,比起其他文學領域,也許AIGC應用的能力跟網文創作所需要的核心能力具有更大的互補性。

而關于網文界爭議最大的版權問題,也并不是AIGC時代才開始存在的,“抄襲”,“融?!钡认嚓P爭議已經在網文界持續了很久,有些是不同創作者之間的矛盾,有些是創作者與平臺之間的矛盾。

不過這也不是網文界單獨的問題,2023年12月27日,《紐約時報》起訴ChatGPT 所有者OpenAI以及微軟,聲稱其版權被OpenAI侵犯以訓練該系統,這些公司應該要對“數十億美元”的損失負責:當被問及時事ChatGPT 有時會從《紐約時報》文章中生成“逐字摘錄”,如果不支付訂閱費用,就無法訪問這些摘錄。

今年1月8日,OpenAI則在官網上回應,認為《紐約時報》的訴訟依據并不完整,并且“ChatGPT中顯示帶有歸因的實時內容,可以為新聞出版商提供與讀者聯系的新方式”,意在表示平臺為新聞出版商帶來了流量。

雙方各執一詞,目前該訴訟仍未有判決結果。

事實上包括OpenAI在內的AIGC工具如文生圖領域的 Stability AI 和 Midjourney 面臨的相關訴訟從未停止過,AIGC工具或平臺與創作者之間的矛盾是這個時代全新的問題,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決,但這些訴訟結果對于幫助網文平臺如何更好地規范自身對原創網文的使用倒是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作者:XX;編輯:李凡

來源公眾號:新立場Pro(ID:xinlichang66),換個角度看世界。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新立場 授權發布,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